兔子•苏

嘉金,瑞金,卡埃,雷安雷,佩帕,凯柠……
嘻嘻,都好吃
超喜欢凹凸
文笔废
上色废

你,还好吗(雷安向)

第一人称警告

ooc,嗯(思考人生)

内有私设

好长时间没更文了,

半夜发个神经,

睡毛睡!

起来嗨!(虽然嗨不起来)

估计是个短文,

能接受的话……

----------GO!---------


傻逼骑士,

第一次见到你,
本大爷只是个放荡不羁的雷王星三皇子,
而你,
是我父皇选中的骑士……

只属于我的骑士。

你的脸上总带着温柔到让我想吐的微笑,在雷王星的皇宫里,只有虚伪的人,脸上才会带着这种笑容,令人反感。


也许是天意,
或者是我对你产生了别样的感情,
你成为了第一个没有被我撵走的骑士。

几年后,我成了海盗团团长,
那时的我总认为我命由我不由天,只要能让我开心的事,我都会做。
我还记得我要离开皇宫的那天晚上,
你恳求我留下来时,
眼里似乎闪过一丝名叫泪水的东西

当我踏上大羚角号准备出发时,
我仿佛听到你在念骑士宣言:

I will be kind to the weak.
我将善待弱者 .

I will be brave against the strong.
我将勇敢地对抗强暴 .

I will fight all who do wrong.
我将抗击一切错误 .

I will fight for those who cannot fight.
我会为手无寸铁的人战斗 .

I will help those tho call me for help.
我会帮助任何向我求助的人 .

I will harm no woman.
我决不伤害任何女人 .

I will help my brother knight.
我会帮助我的兄弟骑士 .

I will be true to my friends.
我会真诚地对待我的朋友 .

I will be faithful in love……
我发誓将对所爱至死不渝……

骑士宣言是吗?
老子才不稀罕!

启航了,
我盯着皇宫,
突然冲着安迷修的方向狂妄的喊到:

安迷修,你给老子听好了!
你的骑士道我不管,
老子的事情也不需要你管!

我们可是宇宙第一的雷狮海盗团,看到好处就要抢,看到弱鸡就要踩,看到机会就要上,横行霸道才是我们的本职!

我看到了你那因为惊愕而睁大的双眼,
你知道吗,
你这个样子最好看了……








转眼间,
我将要成人了,
而你也早就是个合格的骑士了……

我雷狮什么都能想到,
唯独想不到的就是安迷修你这个榆木脑袋竟然会去参加凹凸大赛!

也许你不在乎

但是我,
很在乎……

你是我雷狮的人
不允许任何人打你的主意

不知何时起,我对你的感情,
从正常的主仆之情变成了扭曲的爱情

也许是天意不顺人心,
当我准备对你表达自己的想法时,你却被人偷袭了

当我看到你满身是血的站在我面前时,我崩溃了。哦,不对,老子怎么会崩溃呢?

我失去了控制开始攻击所有参赛者,
无视你的阻拦,
当你为了保护一个参赛者而不顾伤口拔刀与我对峙时,
我清醒了,
转而却看到那个卑鄙小人将刀刃刺入你的胸膛!

我杀死了他,抱住你,吼到:

安迷修!
你知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被偷袭!
就是因为你的骑士道!
你太善良了,
善良到连是非都分不清……
你……你……

你却微笑着,
帮我理了理因为战斗而有些散乱的头发
艰难的开口道:

三…三皇子……
不…应该喊你恶党……
你知…道吗……
曾经有个任性的孩子……对我说过……
要喜欢……我…一辈子的……

我泣不成声:

老子,才不会喜欢你一辈子!

老子要爱你一辈子!

老子要你好好的和我在一起!



再见了,雷狮。
你轻轻的合上眼睛

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
看着你慢慢变成元力碎片
渐渐消散在空气中……
我的心好痛


你知道吗……
傻逼骑士……
你的骑士宣言,我记住了……

我发誓,
对所爱,至死不渝


安迷修,等着我……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喵啊,这篇真的很短小

半夜码文整个人都不好了

睡觉睡觉,嗯

希望有人喜欢
笔芯哦(≧▽≦)
@苏铁S 学姐!兔子我死回来了哦!

终于有时间码文了



只拍了一张,懒
卡卡的妆是白纸画的
我jioOK
笔芯

小柠檬,生日快乐(/≧▽≦/)



字丑别介意●﹏●

到货了开心ing

超好看

全员向(最后的祈福)

角色死亡注意

改编自《祝福的救世主与爱之塔》

主嘉金

开始了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大地即将毁灭,板块崩裂
在那终焉的大地的末端,有一群残存下来的孩子,他们牵起彼此的手。

金:“我们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!绝不背弃!”
众人:“嗯”

那些自以为是,智力超人的愚昧无知的人类,下赐了来自创世神的惩罚

“金,世界要毁灭了,你不怕吗?”嘉德罗斯说
“你都不怕,我为什么要怕呢?”金仍是一脸灿烂笑容的说到。
“小鬼,我们也不怕啊…”雷狮说到,“是吧,安迷修。”
“既然恶党不怕,那我怎么会怕呢?”安迷修笑到。
“走吧!我们去拯救世界吧!”金喊到

回忆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一个月以前,葛鲁登村迎来了几位自称是国王的使者的人,他们带着一位面蒙薄纱的少女,说要在这找到‘下一个弥赛亚’

到金的时候,那位少女一直紧闭的眸突然睁开了,她朗声说到“你就是弥赛亚!”
“哈?这么巧?”金有些茫然。
“听好了,金。你要去一个叫凹凸世界的地方找到九个人,他们将是你拿取祝福时的帮手,分别是:嘉德罗斯,安迷修,格瑞,雷狮,凯利,卡米尔,埃米,帕洛斯,安莉洁。懂了吗?去吧,拯救这即将毁灭的世界吧!”预言家越说越激动,最后的话她是以吼的方式说出来的。
“责任好重啊……”金半懂不懂的答应了。

来到凹凸世界的第三个星期,金找齐了那九个帮手,踏上了拯救世界的道路
(咳咳,在这期间,他喜欢上了嘉德罗斯,嘉德罗斯也喜欢他。一带而过)

现实中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“走吧”金元气满满的说到
金信任他们,就像信任自己的亲人,无条件的信任

一个星期后,他们来到了一座高塔的面前,金用预言家交给他的钥匙打开了高塔的大门,灰蒙蒙的一片。
当金踏入时,火把突然亮了,九个,不多不少,九个火把,九扇门,九个人……

这好像暗示着什么,但是神经大条的金并没有发现,他朝着最初的祝福走去,大门开启,他伸出了手一切顺利

突然,帕洛斯推开了金,笑到“第一个祝福是我的了,再见”
“轰----”大门关上了,对,关上了。
金有点茫然,这些祝福不应该是他的吗?
他听到了叫喊声“你们……”他回过头,看见了他终身难忘的一幕--------他的‘朋友’们正在争夺祝福!

他想大喊,但又喊不出来,‘这些祝福是我的啊!你们在干什么?’
嘉德罗斯退到金的身边,说到’“我保护你。”
“谢谢你,嘉德罗斯”金低声说到。
“唔?”金的嘴唇被嘉德罗斯吻住了“你不需要对我说谢谢。”

金和嘉德罗斯看着祝福被众人一个一个夺取,金有些疑惑,他们去哪了?但是,金更感到绝望,祝福,只剩一个了,一个了,一个……

“渣渣!听好了,我保护你只是为了拿到最后一个祝福‘胎动的岩浆’,最后一个祝福是我的了,哈哈哈哈!”嘉德罗斯大笑到。

“你们,背叛我了……”
金跪坐在地上……“怎么办……你们,你们……”
金崩溃了







半响,金站了来,自言自语到“该走了,去天台吧”
一步一个脚印
走上前
金的头发由灿烂的金色变成了干枯的白色,蓝瞳变成了红瞳。
“呵,有福同享有难同当?我真傻。”

来到祭坛中央,金把没有一个祝福的法杖插在法阵中间。突然,他发现,祝福都在!!!
他们……去哪了?
“嘉德罗斯,凯利,格瑞……”金泣不成声“你们都走了啊!!!别丢下我一个人啊!”
哭了好长时间,金揩揩眼泪,故作轻松的对自己说“没事,他们不想让我死去,但是我没有告诉他们,修复世界是要耗尽祭祀者的生命的……我来陪你们了,等着我……”

法阵开启了,金随着气流缓缓离地,风在他的身上划开了无数道伤痕,鲜红的血液流了下来,仿佛无法停止。金的眼皮慢慢变得沉重了,“我来了……”说完,他永远的闭上了眼睛。

法阵汲取了足够的血液,开始运转,“咔擦咔擦……”

世界在慢慢复原,慢慢重组……

结束了,世界复原了,但是也永远少了十个人

呵,世界变得不样了,永远不一样了……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番外:
“渣渣!起床了!再不起床就没早饭吃了”嘉德罗斯吼到。
“嗯?我没死?”金迷迷糊糊的想到

“你在干什么?”嘉德罗斯忍无可忍的说到
“我们没死吗?”金小心翼翼的问
“嗯……其实,我们死了,我们在另一个世界”嘉德罗斯说到。
“嗷,好吧,其实也不错啊!我们在一起了⊙ω⊙”金俏皮的说到。







没了
希望大家喜欢
咳咳,最近作业太多,雷安的那篇先不更了,没思路……QAQ

雷安(失忆的人)2

有点短
嗯,还有轻微嘉金

----------开始了---------







“啧”安迷修对于那个纯白的世界还是有些不适,他向四周望去,想寻找那个带头巾的男人

“等等,带头巾的男人?”安迷修轻声说到,“那不是雷狮吗?”
“喂”,一个极其不和谐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,“说梦话了?”

“哇!!!!”安迷修一个翻身坐起来,“你想把我吓死吗?”“嗯,那必须的”雷狮笑着说到,“但是,我很好奇你梦见了什么?”“咳咳,你确定要听?”“嗯”

“好吧,我在一开始的时候梦见了你,你那时背对着我,还说‘你还好吗?’我很纳闷,在我失忆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……”“你不需要知道”雷狮粗暴的打断了他的话。
“你只要记住,你是我的就行了”

“靠,什么鬼。”安迷修骂道。
“看看你手上的戒指,你和我是合法夫夫,懂了吗?我的安夫人”雷狮笑到。







“唉,不太好呢……不能让他想起以前的事,他会和我拼命到底的”雷狮顿了一下,“呵呵,那个鶸忍不住了呢,想对安迷修下手,还得问我雷大爷同不同意!”说罢,雷狮给卡米尔发了条消息,然后转身潇洒的走了,“我不会让你死的,哪怕要付出自己的生命,傻逼骑士。”




“裁判球,你说雷狮是什么样的人呢?他……”安迷修还没问完,就被一个带着面具的黑袍人打断了

“安迷修大人,您好,您现在过的好吗?”
“你是谁啊?”
“我,是鬼狐天冲,您以前的合作伙伴”
“对不起啊,我忘了很多人,你别建议,我以后回想起来的”
“没关系”鬼狐天冲顿了一下,有小声说“记不起来更好”
“你刚才说什么?”安迷修有点茫然。
“没事……”


“唉?安迷修?你怎么在这?”一个金发蓝眸的少年跑了过来。
“……?你又是谁啊”看着那个少年扑向自己,安迷修茫然了
“唉唉唉?!!安迷修,你忘了我是谁吗?我是金啊!我们是好朋友!”“嗷,好吧,金,你又为什么在这里呢?”

“咳咳”金发少年有点不好意的说到“我,我又迷路了”“好吧,那在下送你回去”
“好啊!”神经大条的少年高兴的喊到

“喂,渣渣!你又迷路了”急急忙忙赶来的人有着和金一样的金色头发,只是眼睛是耀眼的金色,脸上…还贴了一颗黑色小星星?????

什么鬼,安迷修抚额,这世道是怎么了……
“在下想请问一件事情,您是谁?”

回答他的是一片寂静,无声无息
“渣渣,你问我是谁?”半响,嘉德罗斯幽幽的开口说到,“我可是大赛第一!嘉德罗斯!等等,我记得你以前是认识我的吧……”

这时,金有点开窍了,他赶忙说到“罗斯,他失忆了”
“嗷,果然是渣渣。这就失忆了。”
安迷修越来越茫然了,到底发生了什么?












------------真没了-------------






作业太多,只能周末更
希望大家别嫌弃
我会加油的(/≧▽≦/)(/≧▽≦/)

雷安(失忆的人)1

第一次开长一点的文
文渣一个
别建议

------开始了-------------


“滴---滴---”

“喂,醒一醒啊!!”…………

“谁在说话……”安迷修睁开眼睛,只看见一片白色的天地,有一个带着头巾的人站在前面,那个人背对着他,仿佛是这个白色天地是中心。

“你还好吗……”背对安迷修的人喃喃地说到

“你还好吗……”




“嘶--真疼啊”
“快,病人醒了,把病人带到脑部检察院做检查”

“白痴骑士,你醒了。”一个带着头巾的人说到,安迷修仔细打量着他,总觉得他很眼熟,但又总是想不起来

“呃,这位先生,在下有个问题”
“嗯?”那人皱了皱眉头,仿佛对安迷修的称呼很不满意。
“你是谁啊……”

“轰--”一道闪电从天空中劈下,劈裂了一栋大楼
“你问我是谁?傻逼骑士!!”
“但是我真的不知道你是谁啊”安迷修一脸无辜的说到。

“裁判球,给本大爷过来!说,这是怎么回事!”那个人揪起一个裁判球吼到。“我,我我我,我不知道啊,雷狮大人,对了,可能是因为病人在脑部受伤时情绪波动太大,所以才导致失忆的”

“那怎么办”被称为雷狮大人的人危险的眯起眼睛说到
“得等病人想记起以前事情的时候才能记起来……”
“多长时间?”
“差不多一年……哇啊啊啊!!!”裁判球还没说完就被雷狮打飞了。
“白痴骑士,本大爷看在你失忆的份上原谅你了,给本大爷记好了,本大爷叫雷狮”
“嗷……”













“终于出院了”安迷修伸了个懒腰,现在去哪呢?他左顾右盼。
  突然一个坚实有力的胳膊搭上了他的肩膀“安迷修,咱们回家。”
“回家?我们?”
“嗯”
“骑士道是允许随便相信一个陌生人的,我不能相信你”
“啧,废话真多”雷狮直接把安迷修横打抱起,塞进了他的豪车里。



“放我出去啊(#゚Д゚)”安迷修有点生气,那人和自己以前是什么关系啊,竟然这样对自己,但是总的来说那人可能以前和自己的关系很好。
他是谁呢?
他是谁呢?

“啊啊啊啊!”

“安迷修!你怎么了?”雷狮从厨房里飞奔过来,一把抱住安迷修问道。
“头好疼……好疼……”
“睡一会吧,睡一觉就不疼了……”雷狮安慰道。
“嗯”

“唉,其实他这样也挺好的,这样的话,他就只会依靠我了,没人能带走他。”说罢,看了一眼窗外,一个黑色的影子从树林的顶部掠过,似乎不怀好意,“啧,鶸。”

“晚安”






黑夜中,一个带着面具,模糊的身影喃喃自语道“物欲横流的凹凸世界总是不平呢……”
  转而又对下面那一排排跪着的人说“行动要开始了,准备好了吗?”他们抬起头“准备好了。”

“鬼狐大人,还有一样东西没准备好”
“是什么?莱娜”
“安迷修的血液……”
“有点难办呢,但也没事,反正他失忆了,跟他套近乎就行了,我亲自去办吧。”
“可是,安迷修身边有雷狮啊……万一……”
“放心,莱娜,我会没事的”鬼狐天冲抱紧莱娜,在她耳边低语到。













--------(#゚Д゚)-------

哇啊啊啊!第一次写这种题材的文
我会加油的(/≧▽≦/)(/≧▽≦/)

画的有点崩,凑活看吧y∩__∩y

最喜欢嘉金了

嘉金

第一次写文,不喜勿喷
有点短,轻微雷安
希望大家不要随意复制

“喂,渣渣。再不起来就再也见不到我了……”这个人的声音越来越小,越来越小,直至消失再也听不见……

“啊!”金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,他习以为常的喊到“嘉德罗斯!”身边本应有一个自大狂随意的喊到“咋了,渣渣?”但是现在却没有了……金沉默了,身边的那个自大狂早就走了,早就离开他了。“好想他……”金自言自语到。

凹凸大赛的最后一天,全场只剩下五个人,嘉德罗斯、金、格瑞、安迷修、雷狮。
“恶党,这是我们的最后一次战斗,一起努力吧..”“傻逼骑士,还需要你说吗?”当雷神之锤和冷热流碰撞在一起的时候,雷狮在一瞬间收回了自己的元力武器。没有了雷神之锤的阻挡,冷热流很轻易的向前刺去,洞穿了那人的胸膛。
“恶党,为什么,你不是答应我要好好战斗的吗?为什么要反悔?恶、恶党??你不要走,你不要走啊!”两行泪水顺着安迷修清秀的面庞滚落下来,怀中的人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去擦自己的泪水。“安、安迷修,你给本大爷听好了,我,雷狮一直爱着你,永远……”话还未说完,雷狮就再也没有力气了,再见了,傻逼骑士,好好活下去。
 
  “恶党,你走了,谁还能陪着我?既然你走了,那我也跟着你吧……”还没等其他三人反应过来,安迷修就将自己的冷热流逐一刺入自己的胸膛,倒在雷狮身边,与雷狮一起化为元力碎片,消失不见。

  “只剩下我们三人了”金依然强撑笑颜,虽然他的脸早已变得惨白。
   
  “闭嘴,渣渣”嘉德罗斯毫不犹豫的说到,“格瑞,既然那两个渣渣都有他们的最后一战,那我们也来打架吧!当然,先说好,谁赢了谁就能让渣渣金留在自己身边!!”“好。”格瑞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到。“来吧!”
 
  金黑相间的元力与绿色的元力碰撞在一起,平风秋色,谁也没有占据上风。

  “你们别打了,别打了好不好!”金绝望的喊到。但是他现在什么也做不了,只能目光呆滞的看着他们的身影在空中不断穿梭,不断相撞。“哄---”嘉德罗斯居高临下地望着格瑞“哈哈哈!还打不打了格瑞?”“打”虽然说要打,但是身体已经撑不住了,格瑞喷出了一口鲜血,依依不舍的看了金一眼,化为元力碎片随风飘散……

   “渣渣金,现在给你两个选择。一,杀了我,你胜利,二,被我杀了。选吧”

   “我能,不选吗?……”“理由是什么?”

   “因为我喜欢你啊!我不想伤害你!”“口出狂言啊!渣渣,就你也能伤害我?做你的梦吧!”听到金说这句话的时候,嘉德罗斯的耳根红了,但是一瞬间就变回了原样。

   “来吧!渣渣!”嘉德罗斯那出大罗神通棍向金挥去,金急忙召唤出矢量箭头来抵挡同时也召唤出了一些来攻击。“叱——”是东西刺穿肉体的声音,金急忙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体,并没有任何伤口,也没有疼痛感。一抬头发现嘉德罗斯笑了,很温柔的笑了“渣渣,你不是喜欢我吗?那我也告诉你,我也喜欢你。”

   说完嘉德罗斯一把抱住了金,金慌了,彻底的慌了,他到底该怎么办?

   “别慌啊,金,没事的,你赢了,你马上就能许愿了,让你的星球变得富裕吧,要记住我啊,来,亲一个---”金乖乖地低下头亲了嘉德罗斯一下,嘉德罗斯觉得还不够,有狠狠地亲了一下金的嘴唇。亲完后,心满意足地笑了“再见了,渣渣”

   金呆呆地看着怀中的人慢慢化为元力碎片,慢慢飘走,觉得自己的心也飘走了,回想着自己与他第一次相遇,与他第一次斗嘴,与他第一次站在同一战线上……好怀念啊……

   “金,你有什么愿望想实现吗?”创世神笑眯眯的问道,“我要复活大赛的所有人”“不行诶,太难了”
“为什么,创世神不是无所不能的吗?”“当然,能力有限”“那复活嘉德罗斯呢?”“应该行吧,不确定哦y∩__∩y”说完,创世神就消失不见了。

   思绪慢慢飘回,金看了一眼自己的家,没什么特别的,少了一个人真的很不习惯啊——走出家门,来到湖边,独自一人看着那湖的风景。

   “喂,渣渣,干什么呢?想我了吗?”“想你了,真的好想你……等等!!!”金突然反应过来,一瞬间回过头来,“嘉德罗斯!!!是你吗?”“当然是我了,不是我能是谁呢?”

   金一下子扑进嘉德罗斯的怀里,失声痛哭“好了,别哭了,我在。”“嗯……”“创世神把你救活了?”“对呀。”“太好了!!!”

  “金,你愿不愿意嫁给我,我爱你”
  “我愿意”
   嘉德罗斯拿出一枚戒指,带在金的手指上“永远爱你”
  “我也是。”

永远爱嘉金